深秋的风,终究还是吹来了。
    吹走了这个炎热的夏天,也吹来了这该死的疫情。"成都" 当月28日感染病例接近九十度的仰角一度爬升,吹来了封禁和各种嘈杂的声音。
    昨晚,我睡得很迟,我很烦,烦的甚至想逃避这丑恶的现实,我就像案板上待宰的羔羊,无力且彷徨。但凡有人回过头来看我呻吟,我也会感到慰藉和安详。
    可本就不会发生的事,就不用投入太多的期望和不切实际的期待,我烦的不是没有人回头看完一眼,烦的不是ta的刀子会不会伸向我,烦的是……
    我只是希望我比昨天更好一点,同时也希望ta快点好起来。

最后修改:2022 年 08 月 30 日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